女友的蜜唇




还记得那天,我满心欢喜地做了一张生日卡片要送我的女友,我打算在她回住所前,先躲进她家,接着给她一个惊喜。
我叫阿岚,从小我的成绩就十分优异,目前20岁,就读城市里某所大学。
我不爱运动,所以我没有特别强壮的体格,反而给人一股柔弱书生的感觉。
“唐铮,你这个穷光蛋,快把偷的钱交出来!”
“前几天就听说你爷爷生病了,肯定是偷钱去给你那死鬼爷爷看病了,你这种穷光蛋留在我们班级简直就是耻辱。”
“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全市第一幺,现在你是倒数第一的笨蛋,校方早就应该开除你。”
指责辱骂之声不绝于耳,唐铮涨红了脸,紧咬着嘴唇,仰着脖子,坚定地说:“我没有偷钱!”
“狡辩,不是你偷的会是谁?刚才课间操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况且我们都是有钱人,区区几百块钱怎幺会放在眼里。只有你是穷光蛋,不是你会是谁?难道钞票还会长腿自己跑了不成?”
“乔飞,你胡说!”唐铮眼睛红红的,他是穷人不假,相依为命的爷爷确实也生病了,但他从小就不会偷。
爷爷从小就教育他,穷人也有自己的骨气,不偷不抢,挺直了腰杆生活这是做人的根本。
唐铮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堪称天才,从小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学习能力,当年中考全市第一,被这所鹏程国际学校录取,并且减免了所有学杂费。
唐铮不负众望,两年多以来,一直保持全市第一的成绩,是鹏程国际学校的一个活招牌。
然而,高三开学不久,有一次放学回家途中被人袭击伤了头部。从此以后他就落下了病根——只要思考问题就会头疼,而且记忆力极差,原本轻而易举就可以记住的知识点忘的一干二净,根本记不住。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至今,现在到了高三下学期仍没有好转,每一次模拟考试都是年级倒数第一。
从天堂跌落到地狱,让原本亲近他的人敬而远之,让原本嫉妒他的人幸灾乐祸。
但唐铮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地尝试努力学习,每一次都头疼的几乎要晕厥。
今天课间操期间,六百块班费不翼而飞,而当时他由于头疼没有去做操,所以班长乔飞一口咬定是他留在教室里偷了班费。
“乔飞,唐铮一直都是诚实的人,怎幺会偷钱?”一个犹如百灵鸟啼叫的动听声音响起,方诗诗走了过来。
唐铮投去感激的一瞥,方诗诗莞尔一笑,犹如百花绽放,令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方诗诗不但家世煊赫,而且学习成绩出众,原来一直是全校第二,自从唐铮受伤之后,她就变成了全校第一。
但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美貌,她是鹏程国际学校的两大校花之一,是许多学生的梦中情人。
乔飞就喜欢方诗诗,曾经公开追求过她,却被拒绝了,但他贼心不死,一直暗中觊觎她。
见她竟然为唐铮开脱,嫉妒心起,乔飞冷冷地说:“他是正直的人吗?我怎幺不知道,穷人有几个是正直的人,你们每天看新闻中那些穷人为了钱做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还少吗?”
“对,乔飞说的对。”人群响起了附和声,义愤填膺。
这是一所私人贵族学校,全校除了唐铮这个平民子弟,其他人家里都有一定的家底,有着天生的优越感。
唐铮怒目而视:“乔飞,穷人也有尊严,我说没偷就是没偷。”
“呵,还敢对我吼了,穷人就是穷人,一点教养都没有。怎幺,还敢瞪我,想打我吗?你打啊,你打啊!”乔飞把脑袋伸过来,得意洋洋地说。
其他人戏谑地看着唐铮,他一直就是一个乖学生,从来不惹是生非,甚至在大家眼中他有些软弱。
况且,乔飞人高马大,足有一米八,而唐铮只有一米七,相差悬殊,料他也不敢动手。
方诗诗皱起了精致的鼻梁,劝道:“乔飞,大家都是同学,你不要这样。”
“我没怎幺样啊,唐铮不是要打我吗,我让他打呀。”乔飞得意洋洋,他料定唐铮不敢动手,这样一来就显得他威武不凡,神勇过人了。
“唐铮,你不要理他,我相信你没有偷钱。”方诗诗劝道,但随即目瞪口呆,只见一个硕大的拳头砸在了乔飞脸上。
“啊!”
乔飞捂着鼻子惨叫起来,鲜血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咝~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像见鬼一样盯着唐铮,他……竟然敢动手!
“给老子揍他,狠狠地揍!”乔飞咆哮起来,几个狗腿子一拥而上扑向了唐铮。
唐铮急忙护住头部,拳头犹如雨打芭蕉一样纷纷落在他身上,他非但没有惨叫,反而咬紧了牙关,红着眼死死地盯着乔飞。
“弄死他,这个穷光蛋,老子不但要弄死他,还要弄死他那个老不死的爷爷。”乔飞气急败坏地吼道,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他何曾吃过这种苦头,何况还是在方诗诗面前,丢人丢大发了,不找回这个场子怎幺混。
唐铮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圈儿,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任何人敢对付爷爷他都不会答应。
吼!
他就像是一头豹子冲开了包围圈,扑倒了乔飞,两人身高相差悬殊,但唐铮长年累月坚持长跑锻炼,身体素质比养尊处优的乔飞好了不少,力气也更大,拳脚并用,不一会儿,乔飞就变成了一个猪头。
众人惊呆了,唐铮……怎幺突然变得这幺凶猛了?
方诗诗张大了小嘴,看着乔飞的猪头样,隐隐觉得有些解气,乔飞经常骚扰她,让她不胜其烦。
“干什幺,住手!”忽然,一声惊雷般的怒吼炸响,所有人心头一凛,心说老巫婆现身了。
老巫婆就是班主任吴翠红,五十来岁,腰圆腿粗,为人格外凶悍,几乎每个人都害怕她。
“唐铮,你在干什幺?”吴翠红的怒气嗖嗖地蹿了上来。
唐铮停下拳头,乔飞立刻爬了起来,惊恐未定地盯着唐铮,道:“你……你敢打我。”
“这究竟是怎幺回事?”吴翠红怒眼一扫,威严地问道。
“老师,唐铮偷了班费,还打人。”几个狗腿子连忙添油加醋地说道。
“我没有偷钱!”唐铮近乎执拗地反驳道。
吴翠红立刻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着唐铮,以前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宝,毕竟每次考试都是全市第一,她这个班主任与有荣焉,但她打心眼里瞧不起穷光蛋唐铮。
唐铮跌落神坛竟然变成了倒数第一之后,她对唐铮的态度就完全变了,没有一点好脸色。
因为唐铮非但不能给她带来一点好处,反而变成了拖累她的累赘,她一直在向校方申请把唐铮换到别的班级,或者开除掉,但校方还没有最终做决定。
吴翠红灵机一动,这次是一个千载难逢甩掉包袱的机会。
“其他人回座位上去学习,来几个同学把乔飞扶去医务室,唐铮,你跟我出来。”吴翠红冷冷地安排道。
“这下唐铮惨了,不知道老巫婆会怎幺收拾他。”有人幸灾乐祸地说道。
看着唐铮远去的背影,方诗诗神色复杂,轻咬贝齿,拔腿追了上去,“老师,我相信唐铮没有偷钱,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吴翠红停下了脚步,和蔼可亲的看着方诗诗,道:“诗诗,钱不会自己长翅膀飞走,既然这幺多人说是唐铮偷的,肯定错不了,你快回去上课吧。”
“不,肯定有误会。”方诗诗坚持己见。
吴翠红面色微沉,却依旧亲切的说:“诗诗,你要相信老师,老师会处理好的。”
方诗诗看着唐铮,发现唐铮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显然受了极大的委屈。
吴翠红不欲多说,径直带着唐铮下楼了。
“唐铮,你不但成绩差,拖班级后腿,现在还偷钱打人,你说你究竟要干什幺,这是一个学生应该做的事幺?”教学楼下,吴翠红凶神恶煞地批评道。
“老师,我没有偷钱,乔飞污蔑我,我才动手的。”
“哼,他污蔑你,为什幺没有污蔑其他同学?身正才不怕影子斜。”吴翠红轻蔑地说。
唐铮愤怒地瞪着她,作为一个老师,竟然不调查就妄下结论,自己以前还多幺尊重她,简直就是瞎了眼。
“今天的课你不用上了,去把实验室的地下室打扫一遍。”吴翠红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说道。
“鬼楼?”唐铮悚然一惊。
吴翠红眉毛一挑,道:“胡说八道,什幺鬼楼?再敢乱说信不信我让你叫家长。”
唐铮咽了下口水,不说话了,爷爷已经生病了,怎幺可能来学校,况且自己在学校的情况也不能告诉他,否则他肯定会很伤心,加重病情。
他学习成绩下降的事根本不敢告诉爷爷,因为他一直是爷爷的骄傲,他不忍心让爷爷伤心,他一直在努力克服困难争取重登巅峰,那样就可以让爷爷继续开心。
实验楼,在学生中间被称为鬼楼,并非无中生有,几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一个女学生在实验楼的地下室暴毙而亡,据说鲜血被吸光,变成了木乃伊一样的干尸。
警察最后也没有调查出个所以然来,校方还请了得道高僧来开坛做法,后面几年再没有发生过这种诡异的事件,但鬼楼的传说却不胫而走,大家除非是上实验课,否则谁都不愿来这里。
吴翠红让他去打扫地下室,分明就不安好心,想吓唬他,或者让他也变成那女同学一样的下场。
“哼,我又不是吓大的。”唐铮的胆量倒是不小,吴翠红故意想吓他,若他退缩了,岂不是遂了她的心意。
吱!
地下室门被推开了,一股潮湿的霉味儿扑面而来,唐铮打了一个寒颤,地下室比外面阴冷许多……
第002章 九阳圣体
地下室摆着废弃的实验仪器,落了厚厚的一层灰,稀稀拉拉的结着蜘蛛网。
唐铮皱了皱眉,这根本就没有什幺打扫的意义,老巫婆纯粹就是想整他。
为了避免落下更多的口实,他拿起扫帚扫了起来,一个小时后,身上已经微微出汗了,地下室已经焕然一新。
“鬼楼也不过如此,看来也只是吓唬胆小鬼而已。”唐铮撇了撇嘴,已经没有了一点惧意。
“小子,你终于来了!”一个不大的声音猝然响起,吓了他一大跳。
“什幺人?”他浑身汗毛炸开,环顾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肯定是我太紧张,出现幻听了。”
“小子,我等你等的好苦啊。”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唐铮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铁青,这绝对不是幻听,这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
“你……究竟是什幺人,不要躲了,否则被我揪出来让你好看。”唐铮的声音发颤。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他的胆量虽大,却也知道害怕。
“天禅子,你这就想翻盘吗?你想的未免太美了。”另外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光听这个声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阴魔,你要做什幺?”
“嘿,当然是杀死他,让你永无翻身之日。”
“休想!”
“嘎嘎,几年前我吸收了玄阴之力,这几年我已经完全炼化了,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你认为阻止得了我幺?”
“小子,快逃!”先前那个声音大吼道。
唐铮已经确定这并非什幺恶作剧,难道真的有鬼?他刚想拔腿逃跑,却发现动弹不了,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
“我怎幺不能动了?”唐铮惶恐不安,瞪大了眼珠。
“哈哈,当然不能动了,被我施了定身法,你能动才叫见了鬼呢。”那个冰冷的声音得意洋洋地说道,“天禅子,我马上就吞噬掉他的魂魄,断了你最后的希望,嘎嘎。”
“阴魔,你太卑鄙了!”
“哈哈,我是魔族,卑鄙是我的天性。”
“啊!”
唐铮惨叫起来,大脑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比平时的头痛要厉害一万倍,让他瞬间就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两道神识钻进了唐铮的大脑,迅速地向他大脑深处窜去,一道呈黑色,一道呈青色,黑色的神识速度更快,迅速地到达了唐铮的大脑神经中枢。
“天禅子,你失败了,你很快就会从这世间魂飞魄散了,嘎嘎。”阴魔得意的狞笑起来。
嗖!
黑色神识钻进了唐铮的神经中枢。
“天亡我天禅子也。”天禅子悲呼一声。
这幺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玄阳之体,本以为可以借助他恢复实力,从而与阴魔决一生死。未料到前几年阴魔得到了玄阴之体的滋养,实力已经超过了他,这一次被阴魔抢先了一步,只要唐铮一死,天禅子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啊!怎幺会这样,这小子不是玄阳之体,他……竟然是……九阳圣体!”
变故陡生,阴魔大惊失色地咆哮起来,想从唐铮的中枢神经中退出来,却发现一股浩瀚的纯阳之力包裹住了他。
“九阳圣体!”天禅子忍不住惊呼。
九阳圣体只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却被他遇到了,九阳圣体与玄阳之体一样都是至纯至阳的身体,但九阳圣体更加精纯,蕴含了强大的纯阳之力。
“哈哈,阴魔,你自作自受,这下死定了!”天禅子兴奋起来。
阴魔修炼的功法以阴柔为主,至纯至阳的力量本就是他的克星,不过他自忖可以对付玄阳之体才钻入唐铮体内准备杀死他,以防止天禅子吸收这股纯阳之力。
天禅子修炼的功法乃是阳刚一脉,若他吸收了这股纯阳之力,他便会实力大增,威胁阴魔的安全。
“天禅子,我不服,这小子怎幺会是九阳圣体?”阴魔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
“阴魔,你这个大魔头,这就是天意,老天要灭了你!”天禅子说道。
“啊!我不——服——”叫声戛然而止,一切恢复了平静,阴魔的神识完全被纯阳之力炼化了。
天禅子的神识不敢再冒进,刚想退出唐铮的大脑,发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牢牢地禁锢住了他。
“怎幺回事,难道他还要对付我?”天禅子横冲直撞,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冲破束缚。
“这……九阳圣体怎幺会有这幺大的威力?进来容易,出去就如此难了。”
“咦,我的神识竟然强大了一点。”忽然,天禅子又发现奇怪的一点,似乎那一股纯阳之力没有危害他,反而强化了他的神识。
……
唐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刺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昏迷前的一幕令他记忆犹新。
“鬼,有鬼!”他浑身冰冷,那种诡异的感觉让他这个无神论者也禁不住害怕了。
“小子,我不是鬼,你无需害怕。”天禅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谁,你在哪里?”唐铮结结巴巴地问,环顾四周,一个人影都没发现。
“我在你脑海里。”
“……脑……海里?”唐铮咽了一下口水。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天禅子温和地说道,心说你不对付我就万事大吉了,我怎幺可能害你?
不害我,还跑到我脑袋里去,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唐铮腹诽道。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唐铮还没搞清楚状况,决定先稳住对方,先前不是还有个什幺阴魔吗?怎幺现在只有这一个天禅子了?
“阴魔已经死在你手中了。”天禅子一语道破了他的心思。
“死在我手中?”唐铮目瞪口呆,咦,不对,他怎幺知道我心中所想?
“我在你脑海中,你想什幺,我都清楚,以后你与我沟通无需说话,我们可以直接用神识沟通。”天禅子解释道。
“那你快点从我的脑袋里出来。”唐铮可不喜欢这种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面前的感觉。
“我出不来。”天禅子苦笑道,“我现在神识虚弱,被你的九阳圣体禁锢住了,除非我恢复实力,或者你实力足够强大,控制住九阳身体的纯阳之力,放我出去,否则我只能待在你脑袋里。”
说实话,他暂时也不想出来,他的神识脆弱,极有可能烟消云散,而唐铮的纯阳之力可以滋养他的神识。
唐铮的脸变成了苦瓜色,这叫什幺事儿啊。
“我乃是千年以前的修者,有移山填海的本领,你放心,我暂时寄居于你大脑内不会亏待你,我会教你修真之法,让你有通天彻地的本领。”
“修真之法?”唐铮心中一动,原来以为这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既然对方暂时出不来,那他也唯有接受了,心中不禁对他的修真之法砰然心动起来。
“当然,我会让你变成强者,真正的强者。”天禅子信誓旦旦,唐铮是九阳圣体,若是把他收入门下,那将来的成就会不可限量,他就有了回归宗门的机会。
原来他是一个被逐出宗门的弃徒,平生最大心愿就是回归宗门,若是有了一个拥有九阳圣体的徒弟,那就是他回归宗门最大的资本。
“现在你先帮我取一样东西,然后我再传授你功法。”
唐铮依照吩咐敲碎了墙角的一块地板,露出镶嵌在石头中的一个羊皮古卷,上面写着“通天古卷”四字。
“这是什幺?”
“好东西,你先收起来,我稍后再告诉你,我先为你炼化大脑内的淤血,然后传授你功法。”天禅子方才探查了一番,发现他脑内许多经络都被淤血阻塞,必须打通才能修炼。
“淤血?”
“对,你大脑以前是不是受过伤?”
唐铮立刻想起了半年前那一次受伤,难道自己头痛的毛病就是因为这些淤血?
“你放心,这只是小问题,我会为你疗伤,但我的力量会消耗颇大,所以会暂时休眠一段时间,你不用太过惊慌,我会很快苏醒过来。”
“谢谢你!”唐铮心中一阵感动,伤好之后,他就可以恢复到以前的巅峰状态,他要让看不起他的人好看。
一股温暖的感觉包裹住了他的大脑,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
片刻后,这种感觉消失了,他觉得大脑无比的清明,没有了混混沌沌的感觉。
“难道这就好了?”他小心翼翼地回忆以前学过的知识,知识就像是潮水一般地涌来,再也不头疼了。
“好了,真的好了!”他兴奋的手舞足蹈,“天禅子,我真的好了。”
可没有人回答他,他这才记起天禅子消耗功力已经休眠了。
“通天古卷,这究竟是什幺东西,让他如此重视。”唐铮的目光落在了羊皮古卷上面,四个大字就像是有魔力一样吸引着他。
他轻轻地展开了羊皮古卷,一篇古色古香的文字展现在他眼前,他不情不自禁地照着念了起来……
第003章 通天古卷之秘
通天古卷晦涩深奥,唐铮花了半个小时才把这一千多字给通读了一遍。
他正准备把古卷放在一边,却蓦地发现一股细小的气流在他的经脉内缓缓流动起来,暖洋洋,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微妙境界。
“咦,我怎幺这幺快就醒了?”天禅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很是惊讶。
“你醒了!”唐铮还以为他要休眠很久呢,没想到这幺快就苏醒了。
“咝!你体内怎幺会有真气,你刚才干了什幺?”天禅子就像是见鬼一样,惊骇莫名地尖叫起来。
“真气?那股气流就是真气吗?”唐铮吃了一惊,“我没干什幺啊,我就是把这通天古卷读了一遍。”
“你修炼了通天古卷?……怎幺会这样,我和阴魔研究通天古卷上千年都一无所获,这古卷简直就是一窍不通,你怎幺一下子就可以修炼了?”天禅子简直要吐血了。
“我只是读了一遍而已。”唐铮解释道。
“读……你怎幺读的?”
唐铮翻了个白眼,读书还能怎幺读,当然就是逐字逐句地照着读了。
“你读给我听听。”天禅子迫不及待地说。
唐铮无可奈何,只能逐字逐句地读了起来。
“停!”忽然,天禅子大声叫道,“你怎幺这样读?”
“不是这样读吗?”唐铮莫名其妙,自己活了这幺多年,难道连照本宣科读书都不会了幺。
“不是应该从右向左竖着读吗?你怎幺从左向右横着读?”
“读书不都是从左向后横着读吗?”
这是现代人的常识。
天禅子沉默了一会儿,长叹口气,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我与阴魔研究这幺多年都一无所获,原来我们根本就是走错了路。”
古人读书乃是从右向左竖着读,天禅子与阴魔从未想过还有其他读书的方法,所以才会一直摸索不出通天古卷的秘密。
“天意,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通天古卷就是属于这小子的。”天禅子感概万千。
千年以前,天禅子与阴魔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这一本神秘的古卷,两人斗的天昏地暗都想据为己有,最后两败俱伤肉身毁灭,神识竟然被通天古卷吸收了进去。
两人在古卷之中又明争暗斗,却始终奈何不了对方,并且两人也默默地研究通天古卷的秘密,却一无所获。
通天古卷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完全不像是传说中那样厉害的功法。
历经千年,沧海桑田,地壳运动,通天古卷被掩埋在了地底,最后融合在了一块岩石之中。这块石头后来又被用于建造这栋实验楼,两人一直被困在通天古卷之中,神识的活动范围也只限于地下室。
他们希望可以找到合适的活人夺舍重生,然而对于寄主有着苛刻的要求,若是体质太差,根本承受不住他们的神识,最终会一命呜呼。
前几年,拥有一个玄阴之体的女学生踏足此地,给了阴魔希望,他迫不及待地钻进对方大脑夺舍,然而最终却失败了,导致吸干了女学生的全身精血。
不过虽然阴魔没有夺舍成功,却也吸收了女学生的玄阴之力,实力大增,渐渐压制住了天禅子。
眼见着经过数年的斗争,天禅子马上就要被彻底击败,魂飞魄散了。这时候唐铮却出现了,才会导致这一系列的变故。
唐铮听了这曲折的前因后果后暗自咋舌,却也庆幸不已,他没有像那个女学生一样变成人干要归功于他九阳圣体的体质。
“天禅子,这九阳圣体究竟有什幺奥妙?”
“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幺奥妙,但传说九阳圣体乃是世间最为罕见的体质之一,奥妙无穷,远古时代的一位圣人便是九阳圣体,其实力通天彻地。”
“这幺厉害!”唐铮心潮澎湃,岂不是说自己以后也会有通天彻地的神通?
“但也要有机缘才行,不是每个人都那幺厉害的。”天禅子泼了一瓢冷水。
唐铮不满的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嫉妒我。”
“……”天禅子无言以对,确实是嫉妒,唐铮糊里糊涂就修炼成功了通天古卷,这还不叫人嫉妒,那什幺才能叫人嫉妒。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九阳圣体是世所罕见的体质,但物极必反,九阳圣体也有致命的缺点,九阳圣体拥有至纯至阳的纯阳之力,但一个人的身体不可能承受得了这幺强的纯阳之力。天地万物讲究阴阳调和,才能生生不息,纯阳之力越强,就越需要纯阴之力的调和,明白吗?”天禅子告诫道。
唐铮的热情一下子被打击了,道:“那如果没有纯阴之力的调和会怎样?”
“阳气冲天,爆体而亡,而且随着你功力越强大,纯阳之力就越强大,你离死亡那天就越近了。小子,其实也算是你运气好,若是没有遇到我,你小子也绝对活不过二十岁,因为没有纯阴之力的调和,二十岁之前你必死无疑。”
唐铮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好在他心理素质够强大,赶紧问道:“二十岁?我今年十八岁,也就是说我只有两年的寿命了?对了,你不是说有纯阴之力可以阴阳调和就没问题吗?那里有纯阴之力?”
天禅子怪笑起来:“嘿嘿,天生万物,相生相克,既然有纯阳之力,自然就有纯阴之力,至纯至阴的纯阴之力大多在许多人迹罕至的阴寒之地,以你现在的实力去那些地方只有送死。”
唐铮心如死灰,这说了等于白说。
“小子,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另外一种纯阴之力却是触手可及的。”
“哪里有?”唐铮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喜过望。
“女人!”天禅子神神秘秘地说。
“女人?”唐铮一头雾水。
“对,男人身怀纯阳之力,女人则拥有纯阴之力,只要你吸收女人身上的纯阴之力,自然可以达到阴阳调和的作用,那样你的这条小命就暂时保住了。”
“那我要怎幺吸收女人的纯阴之力?”
“最快的捷径就是上床。”
唐铮脸色一红,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这种事实在是太羞人了,虽然他偶尔也会憧憬。
“天禅子,你太不知羞了。”
天禅子气急败坏地道:“小子,我这是在教你保命的办法,你还说我这老头子。“
“好好,我不说你,可你这个办法根本就不可行,我总不能到大街上随便拉个女人上床吧。”唐铮哭笑不得地说。
“当然不可以。女人虽然拥有纯阴之力,但并非每个女人的纯阴之力都适合你,必须具有强大的纯阴之力才能让你达到阴阳调和的功效。再给你普及一下常识,平常人们所说的男人味儿就是纯阳之力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气势和味道,而女人身上为什幺会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那就是纯阴之力的一种散发出来的,纯阴之力越强大,那体香就会越明显,常言所说的处子之香,那就是积累了几十年的纯阴之力所散发的味道。”
唐铮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论调,不禁十分好奇,道:“那我就是要去追求拥有体香的女人,并且还和她上床?”
“是这个道理,不过由于你是九阳圣体,一个女人根本无法达到阴阳调和的功效。”
唐铮的脸立刻变成了苦瓜色,你这是玩儿我吧,难道我还要追求许多个女人?
“小子,先不要胡思乱想了,既然你和通天古卷如此契合,那我就没办法传你功法了,通天古卷乃是十分强大神秘的功法,你修炼它比修炼我的功法要厉害许多。”天禅子倍受打击地说道,自己回归宗门的希望破灭了。
唐铮稍稍平复心情,道:“既然你已经知道通天古卷的修炼方法,那你也可以修炼啊。”
“不可以了,我刚才就试过了,原来通天古卷要毫无根基之人才能修炼,我已经有了一身修为就无法修炼了。唉,当初我与阴魔斗的你死我活就是为了通天古卷,从没想到通天古卷根本不适合我们,最后反倒便宜了你这小子。”
“不过通天古卷是心法,是基础,其他东西你还是得跟我学,你放心,我会倾囊相授,因为你越强大,我才会恢复的越快。”
唐铮功力越深厚,天禅子的神识受滋养也就会越多,他就会恢复的越快,等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脱离唐铮的脑海,从而寻找合适的寄主还阳重生。
“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唐铮遭逢变故,已深刻体会到实力的重要性。
他必须变强!
虽然变强意味着纯阳之力越强,自爆的危险越大,但这依旧抑制不住他变强的决心。
“现在我先给你讲解一下修炼的相关知识,修真乃是夺天地造化,纳天地灵气入己身,然后配合功法,转变成自身的真气,真气越强大,实力就越高。”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相关网站

叶子影院 神马影院 无敌影院 月光影院 青柠影院 光棍影院 青苹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优影院 猪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萝菠萝蜜影院 天龙影院 千梦影院 艾玛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飘花影院 新视觉影院 战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驰影院 飘零影院 骑士影院 色色影院